{page.title}

黄亚生-财新博客-新世纪的常识传播者-财新网

发表时间:2019-08-11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短短13个小时内,美国得克萨斯州和俄亥俄州接连发生两起严重枪击事件,累计造成至少29人死亡。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两次枪击事件的发生印证了他之前在文章《黄亚生:美国早晚要出事》中的担忧。在今天,黄教授希望和读者一起回顾《黄亚生:美国早晚要出事》这篇文章。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美国在不到24小时内先后发生两起严重枪击事件。美国时间8月3日上午,一名21岁的白人男子手持AK-47冲入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的一家沃尔玛超市进行扫射,造成至少20人死亡。4日凌晨,俄亥俄州代顿市街头,......

  阅读全文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安格斯·迪顿和安妮·凯斯曾在2015年和2017年先后通过两篇论文阐述了近十余年美国中年白人群体自杀率持续升高的情况。而这个现象主要涉及的是生活在美国社会边缘的蓝领白人群体,在美国自杀率和受教育程度有很大关系:没有大学文凭的群体的自杀率远高于有大学文凭的群体。而蓝领白人群体和美国没有大学文凭的白人群体有很大的重叠。迪顿和凯斯表示经济因素并不是导致白人群体自杀行为的主要原因,而对于自身在社会价值的迷茫以及精神层面的无助可能是更大的诱因。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白人群体自杀率上升并不是一个全球范围内的现象,更多的体现的是美国......

  阅读全文

  在上一篇文章《黄亚生:中国发展的“双城记”》中,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比较了以色列和新加坡发展模式的区别,以及对中国的启示。在这篇文章里,黄亚生教授在上一篇文章的框架上,结合之前的文章《黄亚生:《中国制造2025》本应是美国的又一个“斯普特尼克(Sputnik)”时刻》,将美国也纳入了讨论范围。

  从投资密集型增长转变为科技创新型增长——这是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讨论中,海内外的一个共识。中国政府为此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制订《中国制造2025》计划。

  阅读全文

  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中国应该从投资密集型增长模式转变为依靠科技和创新的增长模式。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通过比较新加坡和以色列,为关于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变的讨论提供了新的视角。

  黄亚生教授表示,新加坡模式可能很适合中国发展以建设高速公路和机场等基础设施为主的增长模式,但以色列的模式更代表了中国下一步应该发展的方向。

  学术界普遍认为中国应该从投资密集型增长模式转变为依靠科技和创新的增长模式。这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并且很值得探讨的话题。然而,在讨论这个话题之前,我想先做一个看起来不太相关的介绍,这个介绍关于两个国家。在我看来,这两个......

  阅读全文

  4月19日,美国顶尖癌症研究机构——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开除了3名被指向中国政府透露了重要研究成果和数据的科学家。不到一个月后,美国埃默里大学辞退了学校的人类遗传学家、华裔教授李晓江夫妇。一时间,美国华人,尤其是华人学者在美的处境成为了中美两国新闻的焦点。

  今年的3月20日,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到访北京大学,并发表了主题为《真理的追求与大学的使命》的演讲。巴科强调了,一所大学中包容不同声音存在的必要性。

  4月12日,以色列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议会选举结果显示,以色列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将连任以色列总理。在最近几年里,我们看到了西方国家右翼政治领袖和政党的迅速崛起。有人认为右翼政党的崛起,源于西方民众处在目前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格局中时,他们感受到的不安全感。

  从2009年开始,美国的民用数量已经超过了美国人口总数。而美国持枪的主要群体与美国目前对社会很不满的蓝领白人群体有很大重合。这不禁让人疑问,他们为什么没有选择发动骚乱或革命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呢?

  “摩擦” 是这两年贯穿中美关系的一个关键词,在这样的背景下,在美华人的处境也愈发微妙。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在去年12月就发文《黄亚生:中美关系——母亲和丈母娘吵架,我该怎么办?》表达了在对在当今中美关系下的华人处境的担忧。就在4月19日,三名被怀疑和中国有关系的亚裔教授被美国顶尖研究机构——安德森癌症中心开除。这再一次印证了黄教授的担忧。

  穆勒报告全文在上周四的公布,给予了我们一个近距离观察特朗普过去几年白宫生涯的窗口。其中,特朗普与其前任白宫律师麦格恩围绕解雇穆勒的交锋尤其让人关注。

  美东时间今天(4月18日)上午11点,备受关注的穆勒报告全文正式向外界公布。就在报告公布前的几个小时内,美国司法部长巴尔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再次重申穆勒报告没有发现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方面共谋的证据,并为特朗普辩护,表示其在这两年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处境”。巴尔在公布报告前举行发布会的行为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不免让人怀疑他想要试图影响报告公布后的舆论。

  3月24日,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向国会递交了特别检察官穆勒“通俄门”调查报告的概要。这也标志着长达22个月的穆勒调查划上了一个句号。面对巴尔递交的概要,和共和党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应。人主要是呼吁公布穆勒报告全文,而共和党人则是迅速接受了巴尔的概述,并立即行动起来,要求支持“通俄门”的代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辞职。

  与很多其他实行民主制度的发达国家相比,不论是总统大选还是中期选举,美国选举的投票率长期偏低。2014年的中期选举投票率更是低至36.7%,创下了72年来的最低记录。

  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已经向美国司法部部长威廉·巴尔递交了调查报告。因为穆勒无权直接将报告递交国会,而是要递交给司法部长,因此,司法部部长威廉·巴尔对于报告的评估将会影响“通俄门”整个事件的走向。

  新西兰时间3月15日,新西兰的克赖斯特彻奇市(Christchurch)发生严重枪击案。枪手攻击了当地两座清线人受伤。这也是新西兰历史上伤亡最为严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目前,一名名叫布雷顿·塔兰特(Brenton Tarrant)的澳大利亚籍男子已被确认为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媒体甚至发现塔兰特在社交媒体上视频直播了自己实施枪击的过程。而在枪击案发生前,塔兰特在社交媒体上曾发布了一篇宣言,介绍自己的犯案动机。在宣言中,塔兰特表示,“只要白人还有一......

  北京时间3月7日,华为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华为在起诉书中指出,《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第889条的相关规定违背美国宪法。该条款限制了执法机构、联邦政府承包商,联邦贷款和拨款接受者采购和使用华为公司的产品或设备。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2月25日在本公众号(“亚生看G2”)上发布了一篇题为《黄亚生:致敬乔姆斯基》的文章,引起了广泛的反响。今天的这篇文章,一是对《黄亚生:致敬乔姆斯基》的一个补充,二是更深入地探讨了乔姆斯基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批评逻辑。

  《纽约时报》曾表示,美国语言学家诺姆·乔姆斯基“可能是如今在世的最重要的知识分子。” 诺姆·乔姆斯基的影响力不仅仅来自于他对于语言学的卓越学术贡献,也来自于他作为知识分子和政治评论家的责任意识。

  2月10日,哈佛大学著名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因病去世。作为世界上最知名的汉学家之一,马若德先生生前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他的离世对于学术界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2月3日,美国第53届国家橄榄球联盟(NFL)的年度冠军赛——“超级碗”(Super Bowl)在落下帷幕,新英格兰爱国者队历史上第六次捧起了“超级碗”。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个人公号“亚生看G2”(ID:YashengonG2)。

  总觉得美国总统这一职位对当事人的自我约束要求最高,而特朗普却恰恰相反,他的肆无忌惮、他的流言蜚语、他的言行粗鄙,削弱了美国总统这一职位的道德合法性。 我看美剧,多数美国家长都在努力确保给自己的孩子树立一个正确的范式,并能严格要求自己以身作则,通过言传身教培育和引导自己的孩子用正确或者说合法的方式做正确的事。特朗普的言行举止肯定不是多数有信仰的美国人所推崇的,所以,我不看好特朗普剩下的任期。 以特朗普的离经叛道,如果他不妥协,任期结束,进监狱的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危机迟早会遇到,主要的区别是相遇的时机。合适的时候就是机遇,不合适的时候就是危险。好好应对吧,这才是真正意义的千年变局。无需孤臣孽子,只需顺势而为。

  中国经济的体量对美国领导世界的格局产生了正面冲击,不在这几年时间对天朝进行有效压制,米国人就会错过有限的时间窗口。

  现在中美是政体之间的生死较量,博弈双方都在抢占话语权,美国先声夺人,为经贸争端提供经济学理论弹药,老师指责学生,怎么说都有理,不足为奇。但中美之间,最终会有一场摊派超级风暴,大陆统一台湾 ,现在的经贸之争,不过是超级风暴来临前的闪电雷声。

  企业是各种国家因素条件下或基础上的的企业,他们客观上有分工不同,但又是在国家意义下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的共同体,政府与企业的关系也不是天然一成不变的,而是因国家所处的国际环境、国家生产力发展水平、企业和劳动者的认知能力和认知水平、社会的总体状态等因素而动态变化的,只要是符合小平同志曾经讲到的三个有利于,政府与企业的关系就是本阶段所应有的关系。在这个世界上有人为了维护自己所在食物链顶端的位置,按照自己的标准杜撰了一些虚无缥缈的所谓理论,将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模式化,并大肆推销,然而,是谁开跨国干涉他国企业行为之先河?又是谁还干涉他国政府的施政策略和方针?真是自欺欺人,滑天下之大稽。这种连他国企业也要伸手干涉的国家和政府,你还相信他不干涉本国企业吗?事实上这种国家的政府,也从来没有休止过干涉企业的行为,只是方式方法改头换面罢了。中东战争不是在为石油巨头们开辟道路、保驾护航吗?政府的主要领导人不是企业老板吗(如老、小布什,特朗普等)?或者受企业老板们支助而得选,为企业老板们鼓与呼吗?奉劝一些国人,醒醒吧!就不要在别人造就的秸秆丛内作茧自绕了!!

  想请教黄教授几个问题:1. 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在美国国内有没有比较广泛的民意支持,还是如文中所暗示的只是他个人或其小团体的一意孤行? 2.伊核协议被特朗普指出的哪些重大缺陷,应该怎么评价?是否如您暗示的那样,伊核协议是个非常理想的协议? 3.伊核协议的签订之时有没有面临大量的反对声音? 4.伊核协议执行以来伊朗在中东的四面出击乃至哈马斯获得精良武器如何解释? 5.欧洲国家挽回伊核协议是不是有他们在协议之后大量的对伊朗投资和贸易的原因,而美国没有这个问题? 6.您现在就自比于丘吉尔,而把特朗普说得像希特勒,是不是超出一个学者应有的态度?

  同意作者的事实判断部分。但其中有两个问题: 1. 尽管美国在高科技有比较优势,但是高科技带来的收益显然不能弥补制造业受损族群的损失,而是加剧了美国的贫富分化。在民主国家这必然带来政府政策上的压力和转向。 2. 如果期望值是错误的,那么交往战略的出发点就有问题了。除了人道主义方面的成就,交往战略实际上给美国树立了一个强大的甚至将会是危险的对手。

  【特朗普是黑手党老大吗?】科米从旧营垒来,深知该集团内幕,他直接把特朗普比喻为“黑手党老大”,事出有因;细味特朗普上台后,对骨干亲信的作为,觉得判断成立。奸商侧重“唯我”:听我者昌,逆我者亡;老子天下第一,生杀去留由我;我才是上帝,你等只配当我的·奴仆。222232香港赛马会官网。不是黑老大,又能叫他什么?